• <li id="oggqu"><ins id="oggqu"></ins></li><div id="oggqu"><tr id="oggqu"></tr></div><li id="oggqu"></li><sup id="oggqu"></sup>
  • <dl id="oggqu"><menu id="oggqu"><small id="oggqu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<div id="oggqu"></div>

    這一聲“媽”足足盼了26年

    2018-10-23 09:00:58 星期二  來源:牛城晚報

    關注1992年,4歲的兒子被拐到石家莊 昨日團圓,無盡的思念化作淚水

    這一聲“媽”足足盼了26年

    見到張玲旺,吉書民夫婦痛哭失聲。

    1992年9月12日,如果可以選擇,巨鹿縣木匠莊村的吉書民希望生命中可以跳過這一天。

    因為,這一天由于她的疏忽,4歲的兒子張玲旺被人拐走了。

    26年后,當民警把已經30歲的張玲旺帶到吉書民面前時,20多年的思念和酸楚,頓時化成不停的淚水。

    “媽……”這一聲,吉書民已經足足盼了26年。

    本報記者李博通訊員 胡玉生文/圖

    車站里一個“老鄉”拐走了孩子

    吉書民和丈夫張運超等這一天,等了26年。

    昨日,坐在市刑警支隊的會議室,吉書民不停向門口張望,期盼著兒子張玲旺的出現。

    26年前的那一天,她永遠也不會忘記。

    1992年9月12日上午11時多,邢臺老汽車站。

    吉書民帶著4歲的兒子張玲旺從巨鹿縣趕來,準備坐汽車去山西和順縣找自己的丈夫。可是,第一次出家門的吉書民什么都不懂,到了汽車站她才知道,上午10時前有兩趟車去山西和順縣,她沒有趕上。

    拉著兒子,吉書民一時不知所措。這時,一個50多歲的男子過來跟吉書民搭訕,男子說他也是巨鹿的,還認識吉書民的丈夫張運超。男子告訴吉書民說,張運超已經不在山西了,現在在石家莊做生意,男子愿意帶著吉書民去石家莊找她丈夫。從沒出過遠門的吉書民一看男子認識丈夫,又是“老鄉”,便深信不疑,跟著男子坐火車去了石家莊。

    在石家莊火車站候車室待了一晚上,男子說帶孩子去買點東西吃,讓吉書民照看行李。這一去,男子和孩子就再也沒有回來。而男子的行李箱里,只是裝了一堆廢報紙。

    那一天,吉書民喊啞了嗓子,哭得幾乎暈厥,也沒有找回兒子玲旺。

    哭壞了眼踏遍各地尋找兒子

    玲旺丟了,吉書民的家像是塌了。

    自己把兒子弄丟了,吉書民整日以淚洗面,第二年便哭壞了眼睛,視力下降。精神也變得很差,有時候一天不吃不喝地坐著,有時候睡夢中大喊大叫,甚至夜間突然起床去找“玲旺”……

    丈夫張運超更是四處奔波找兒子。“孤兒院被送來一個孩子跟你兒子很像”、“上海解救一批被拐賣的孩子”……26年來,為了尋找兒子,張運超跑遍了上海、天津等十幾個城市,為了節省開支,往往都是啃饅頭、喝白開水,最終卻都是失望而歸。

    所有的親戚朋友也都幫著找孩子。車站、公園、外地人聚居地……始終沒有孩子的線索。

    “孩子一丟,她就像變了一個人。”丈夫張運超說,20多年前不像現在,那時候沒什么玩具,自己就親手給兒子玲旺做了一個小簸箕,玲旺總是拿著小簸箕在家門口玩泥土。“自從孩子被拐,他媽就整天傻坐著,摟著小簸箕哭。”張運超說,直到現在,家里還保留著那個小簸箕。

    相隔70多公里兒子也曾找他們

    吉書民和丈夫苦苦思念和尋找著孩子,他們不知道,其實他們和兒子只相隔70多公里。

    石家莊趙縣,一個名叫耿鵬(化名)的男孩一天天長大了。

    耿鵬說,現在的養父母對他很好,還有一個姐姐。早在上小學時,他就聽同學說自己是抱養的。

    他說:“模糊的記著,我好像有兩個姐姐,姐姐對我很好,整天帶著我玩,可是對親身父母沒什么印象了。”

    后來,慢慢的自己長大了,他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他確實是領養的,因為養父母家沒有男孩,奶奶便抱養了他,如今奶奶也去世了,怎么抱養的他?從哪抱養的?他也一無所知。

    幾年前,他曾經在“寶貝回家”網上,刊登了自己的情況和信息,希望可以找到親生父母。他說,養父母一家對他很好,他過得也很好,有自己的工作,有房有車,他就想知道親生父母是誰,現在過得好不好。

    DNA比對成功這一聲“媽”等了26年

    26年過去了,盡管辦案的民警換了一茬又一茬,但對張玲旺的尋找一直沒有停止。

    2018年9月,公安民警通過大量比對工作發現,耿鵬與吉書民夫婦疑似存在生物遺傳關系。市刑警支隊打拐大隊民警童征強對耿鵬的身世進行調查,并對其采血入庫比對。

    拿到DNA鑒定報告書的那一刻,吉書民夫婦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淚,經鑒定,耿鵬就是他們的兒子張玲旺。

    得知玲旺找到了,一大早,20多名親屬陪著吉書民夫婦從巨鹿出發,來接玲旺回家。

    一見面,吉書民上前便抱住兒子張玲旺。“媽……”微弱的一聲媽讓吉書民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,失聲痛哭起來。

    26年了,面前的玲旺卻并不陌生,還是小時候的模樣,像極了自己。

    “家里人已經知道玲旺找到了,村里敲鑼打鼓,鄉親們早就準備了酒席等著一起回去慶賀。”一直拉著兒子的手,張運超和吉書民不肯撒手,張運超說:“知道玲旺找到了,家里的奶奶、叔叔也都跟著來了,都等著看玲旺呢,家里比過年還喜慶,一家子人總算團聚了。”

    邢臺日報、牛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

    獨家授權邢臺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。

    相關新聞

    廣告加載中...
    重庆时时彩五星基本
  • <li id="oggqu"><ins id="oggqu"></ins></li><div id="oggqu"><tr id="oggqu"></tr></div><li id="oggqu"></li><sup id="oggqu"></sup>
  • <dl id="oggqu"><menu id="oggqu"><small id="oggqu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<div id="oggqu"></div>
  • <li id="oggqu"><ins id="oggqu"></ins></li><div id="oggqu"><tr id="oggqu"></tr></div><li id="oggqu"></li><sup id="oggqu"></sup>
  • <dl id="oggqu"><menu id="oggqu"><small id="oggqu"></small></menu></dl>
    <div id="oggqu"></div>